三詞作文 - 5. 眼鏡.相架.理髮

“你在緊張什麼啊…又不是帶你回去見父母…”
轉過頭看著女朋友忍不住托了托眼鏡吐糟著.
馬上一股強而有力的拍打落在我的左肩上.
“你就不可以忍住說話嗎? 說到底也是你長大的家啊. 我會緊張有什麼奇怪的? 而且我還要差不多住進去了耶!”
女朋友張牙舞爪地捉緊我的手臂.哇.好痛.好痛.
我馬上做出了投降的姿態
“對.對.你說得完全對!” 女朋友這時才稍微的放鬆了一點點的力度. 應該都變成瘀青了吧?
不知是不是被女朋友感染到.站在家門前.很像連自己也緊張起來了.
雖然跟女朋友已經交往了2年.但很像真的是第一次帶她回家吧?
平日都是去她家或者到自己公司的宿舍.
說起上來.我平日也只有假日週末才會回來呢,而且自從跟她交往之後,回來的次數就更少了.
真對不起啊.爸爸媽媽.
又托了一下金屬邊的眼鏡.這很像已經變成了我的習慣小動作.
同步地跟女朋友深吸一口氣.扭開那門鎖.卡擦一聲的推開那木門.不知不覺間.木門原來只高了我20公分左右.
自從在踏足社會不久.父母因一次意外雙亡.我也搬進公司提供的宿舍後.就很少回來了.但每星期過來打掃一次的人看來也沒有偷懶倒是真的.整個家繼續保持在那時的樣子.明亮又乾淨.
“哇…”女朋友也忍不住驚嘆起來.
“果然你不時常回來這個家才是最正確的決定吧?比起你的宿舍那狗窩,這裡簡直是天堂!"
我到底是如何認識這女人啊?
我還沒開口回話.這女人就完全不理我繼續她的探險了. 真沒辦法. 苦笑了一下.
當我繼續沈醉在以前的時空當中.尖叫聲從不遠處爆發.隨之的...是笑聲嗎?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正當在想是出現了昆蟲之類的還是被見到了不可能還在的色情書刊時,
發現女朋友在轉角樓梯位置駐足,連我走近也完全沒發現.這個絕對是絕地反擊-嚇她一跳的機會吧? 雖然之後很可能會受到嚴重的攻擊.
正當邪惡念頭在意識中成形時,在牆上的什麼東西也進入自己的視覺之中.
是自己的照片.這樣說很像不太貼切.應該說,是一整排自己的照片.
從小時開始一直到他們過世的那一年.幾乎每一年我都會拍一張照片(還是應該說是被迫拍)
像是聖誕節被父母強行穿上馴鹿毛衣一樣.就算多不願意.牆上還是會增加雙親的戰利品
有點丟臉而有點懷念的過去
“這是你嗎?”女友指著牆上的照片問道.
“唔”托了一下眼鏡,有點不好意思.
“想不到原來你挺自戀的嘛.還一直對我說不覺得自己長得怎樣,果然是騙人的”:
“那真不好意思讓你有了這麼帥氣的男朋友,帥氣得你尖叫起來”
“拜託...”女友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
“是因為頭髮...”
“頭髮?”
“你的照片啊.每一張不都貼了一小撮頭髮嗎?我一開始以為是毛蟲才會大叫起來啦.後來發現竟然是頭髮,我說你啊.到底有多少個我不知道的怪癖?”女朋友這時轉個頭來.用極度懷疑的眼光看著我. 我馬上只好舉手投降以示清白.
“才不是我,不是我幹的.這是我父母的癖好啦”
“......”
“真的!沒騙你啦,我之前不是告訴過你我爸是理髮師嗎?從小開始我的頭髮就是他剪的.我爸他說啊,為了紀念我的長大.單是照片是不夠的.照片的影像終會消失.但頭髮就不一樣了.是一種可以真實掌握的證據.所以他每一年都會留起我一撮頭髮貼在那一年的照片中”看著照片.不禁回味.長大的希望和滋味.
“耶...好偉大...”女友佩服地繼續看著相架.
偉大?有嗎?我由小到大都覺得是一堆大人莫名的理由吧.是一種作為理髮型師的虛榮
但雖然百般不願意.但我每一年,還是乖乖的坐在那張椅子前,等父親幫我理髮
從小時最幼嫩的頭髮開始.大概是因為頭髮不多吧.所以數量也很少.貼在還是嬰兒時的我的旁邊.
而小學時的則最短,平裝頭的自己,果然,不太適合吧? 短又粗的一小撮.
像所有其他少年一樣.慢慢步入反叛期.到底是為了與眾不同呢?還是希望被肯定.
把頭髮染得亂七八糟.相架上的都一覽無違的展現出來.
“想不到你也會有這種時代嘛...”女友微笑著說.看著那過去的我.
我都感到不好意思的托了一下眼鏡.
“喂喂..看夠了吧?快走開啦...”
女友完全漠視我的意願.繼續偷窺著過去.直到一張照片前終於停下來,
那張是我在叛逆期後.在大學中期的照片.沒有了奇怪的顏色.載上了眼鏡看著照片微笑的一張照片. 像是宣告著我長大了的一個證明.
到底是什麼改變了我已經忘了.可能是覺得很無趣吧?
“我覺得啊...”女友小聲地感嘆著”就算是把頭染成這樣.外表裝得多壞.但還是會願意每一年讓父親幫你理髮.那代表,你也很珍惜他們吧?”
愛嗎?可能吧? 我歪了歪頭微笑
“可惜我很像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們,相架中的回憶就停留那個時代.連自己也忘得一乾二淨了.”
“唔~”女友也一起沈思著回應了一下. 沈默終於籠罩著整個地方.但完全不會令人不安.相反的.令人有點安心.正當我還沈醉於這種舒服的情緒時
”咔擦”耳邊發出莫名其妙的聲音,把我整個人嚇得跳開了2步.
回頭望去.發現女友手上的.是一把剪刀和剛剛從我耳邊剪來的頭髮
“你做什麼!?”用手掩住右耳,幸好沒有剪到自己吧?
“製做新的回憶啊!再來!笑!”到底這女人是什麼時候拿出立拍得的?不.應該說.他的袋子為什麼就總是放進奇奇怪怪的東西啊?來不及表達所想.照片已經出來了.一個僵硬到極點的面孔.應該是被大驚嚇才會出現的表情吧?
繼續看著女友在忙著自己的事.轉眼間.我的照片連同頭髮,被貼在一個還沒佔用的相架前面.
“好!完成了” 看著這女人滿足地看著自己的作品.實在難以捉摸.正想探手看看他有沒有發燒之類.
女友轉個頭來,對著我說.
“我決定了!我要住進來.你每次就繼續進貢你的一撮頭髮吧!”
“啊?” “啊什麼的,這次就由我來繼承你父母的遺願,把記憶繼續流轉下去!”
“…我才不想被你剪頭髮…”摸著耳朵,希望不會被女友發現我的後頸已一片通紅了吧.
-end-

難得地想寫一下甜甜的文.也令自己快樂一下.
[PR]

by dees2013 | 2013-07-31 22:16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4. 寂靜.音樂.逃避

好安靜…所謂的寂靜就是指這種情況吧?
面對著點點火光.心中不禁感嘆.
明明眼前燒得旺盛.但耳聞無聲,
這就是無我的境界嗎? 點了點頭. 向前走一步.繼續欣賞著自己的傑作.
大概是因為木的建築.一旦燒起來.一發不可收拾.
雖然這建築在未被焚毀之前,像是為了掩飾自己的本質被油上不同顏色.
但是,他還是一堆木頭而已.
由右側開始,一步步的向上伸展,向橫漫延.
啊啊…天花的中間位置已開始承托不了那惱人的重量而墜下.
仍然是一片的寂靜.什至連壓碎下方的聲音也沒有發出.
真漂亮,真美豔.
這時如果有美酒在手就好了.
這時如果有佳餚在此就好了.
這時如果有三味線作伴就更好了.

“錚錚” 清脆的聲響刺穿了空間.
像是聽到我內心的祈禱般.不知從什麼地方走出了幾個人.
看打扮應該是能劇的表演者吧? 連同樂隊也只是幾個人而已.
除了一開始那聲的三味線,彷似在宣告他們的登場,
之後一切又回復到無聲的狀態.
看著他們慢慢走到火場前方停下來,恍一恍神
發現腳前竟然出現了酒瓶,幾道下酒小菜.
是夢嗎?果然,是夢吧,不是做夢的話又如何解釋呢?
但既然是夢那就不用客氣了吧?
脫了鞋坐上那感覺高級的布上. 拿起了酒瓶輕沾了一口.
眼前的表演者像接收到訊號一樣.開始動了起來.
<嵐山白頭>嗎…3位神明,就這樣在化成火焰的櫻花前,舞動起來.
漂亮,真的太漂亮了. 火光熊熊的舞者散發著一種不真實感.
所以,這一定是夢. 繼續吮飲著清酒.看著這仙境.
世界上,很像就只剩下了火紅這顏色.
樂隊拉到最後一個音.正好也是酒瓶到底之時.
之後.一切回歸為零.
表演者和樂隊,很像完成了任務一樣.慢慢的退場.
但不是走回原路.而是走向向火場的大門.
一個一個的.開始消失在夢的彼端.
“等!等一下!”
這是我的夢吧?是我的夢.那就代表我可以隨意發揮.
而既然是神明顯靈的夢.也一定有他的理由吧?
穿過這火門.說不定.就能到達極樂.
一定是這樣的.所以我才會做那樣的事.一切都是命運註定的.
逃避著人生的我.
正是為了這一刻而存在.
腳不自覺的移動.
一步一步的.走向寂靜的火門前,
“錚錚”三味線,就在前面
神明.為我引路.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7-30 22:09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3. 油畫.蜘蛛.水底

有右腳有點癢癢的.
當有意識時.第一個浮出的想法.
正當稍早想動一下時.卻發現很像什麼卡住了.
不只是腳, 是全身也動彈不得.
驚慌一下子從心底甦醒.爬滿全身.
那種毛毛的質感也太真實了吧?
這時才意識到自己連眼也沒有張開. 本來以為只是打開眼皮而已,
但卻這樣也覺得困難重重.像是被什麼按壓住一樣.
連想挑起一條肌肉也力不從心. 花了全身的氣力.
才勉強的睜開了一條細縫.專注的看著.
一片的黑暗.其實也不盡然黑暗, 而是很暗很暗的色調吧?
深藍色.紫色.還有像黑色的紅色.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為什麼會在這?
稍微動一下.果然不行.
既然這樣,那就先用眼睛觀察好了.
本來以為是一片片的色塊.但再仔細看,看來不是這樣.
每一個區域的顏色都像水一樣慢慢融合.沒有一絲的空間.
當中,夾雜了很多不同的走向. 往右的.往左的.有時像是旋風式.
像是要帶領跟隨到至的生物繼續前進開路一樣.
但是.到現時為止.也只有我在.

有什麼要來了. 本能的意識警告著. 那邊廂.一陣強烈的衝力淹過來.
有什麼壓在自己的身上.又是另一種.毛毛的質感.全身像被吻過一樣.
很不舒服.
下意識的合上雙眼強忍著大叫.直到一切又回復到平靜.
太安靜了.連自己的心跳聲也聽不到呢.

打開眼睛. 有什麼不同了.
雖然跟之前差不多都是黑漆漆的.但有什麼不同了.
啊,是顏色. 剛才的藍色明明比較多.現在卻變成紫色佔了上風.
很像隱隱約約的,還多了比原先明亮一點的綠色.
邏輯在腦袋運轉. 得出了一個不什令人滿意但也沒有更好的答案,
我身處在水底當中.應該不是大海河流之類.看著身邊什麼也沒有的情況下,
可能是在某一灘死水下面吧?
所以說.我應該是一隻水底的生物?
雖然想轉個頭看看自己說不定可以有突破性的結論.
但是,一如開始.沒有任何進展.
正當覺得一切都了無生趣.什至怨恨起自己為什麼要醒過來之時.
我的頭可以轉動了.
不,不只是頭.我感受到右腳的其中一個部分的失衡..
用眼角看過去.
映入眼中的.是幾隻毛茸茸的瘦長的腳.而失衡的起因,
是來自其中一隻,正像被刀砍掉的消失了.
沒錯.是消失.不只是腳, 由頭到腳,我都感覺像被無限把的刀刃割開,抹殺.
右眼消失了.變成了黑洞.像有吸力地.把餘下的部分都吞噬.
我嘗試著最後的掙扎.想要大叫出來.但打開嘴巴.
吐出的,是黑暗.

“哇,你在做什麼?不是畫得好好的嗎?”
同學看著油畫.半驚訝半感嘆的叫道.
“不知道,總覺得有什麼毛毛的.不喜歡就劃掉.”
“我倒覺得這樣很成功啊.在水底的蜘蛛,一想像到就覺得很可怕啊”
“唔…可能吧. 但剛才畫的那隻太小了.又不可愛.我要重畫”
畫筆開始又在揮舞,在那塊已經黑漆漆的畫布上
“什麼~可愛的蜘蛛?拜託,這樣更可怕啦!”
嘻笑聲在課室中發出回響
-END-

本來一想到要寫昆蟲就覺得很難...想不到寫著寫著還挺順手的@ 3 @ 希望發題的友人本來不是希望我寫出HUNTER來[喂]XDDD
[PR]

by dees2013 | 2013-07-29 21:26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2. 吃貨,下雨,宇宙飛船

2. 吃貨,下雨,宇宙飛船

這個故事發生在下雨天, 當然,這種故事就只會發生在下雨天.
在那條不長不短的,由街邊小食店所連成的窄巷.在雨聲下也不能蓋過的人聲.叫賣招客聲.
還有應該是收到訂單開始把食材連同火氣炒在一起.鐵的聲音.
明明是雨天.但人流卻不見減少.人來人往.穿梭在這本來已經不寬的地方更覺不便.
但很像沒有人留意到自己的肩膀幾乎都是貼著別人的.
而且還拿著雨傘.大家的雨傘就像在街上混戰的決鬥工具,不時扭曲.糾纏.
無意中流連到此的人.不仔細留意的話.什至可能連小食店的存在也不曾意識到.
倒只是見到一堆堆雨傘在自己四周共舞.

"所以啊,真搞不懂你們啊"
小食店的老板一邊炒自己招牌小菜一邊笑著說.
"為什麼下雨天還會有這麼多人來當吃貨? 不是說一下雨人就更慵懶了連出個門也不想嗎?
像我老婆啊.一下雨叫他出門去超市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嘛..."
面前的客人笑了一笑.沒有回答.拿著剛剛包好熱騰騰的食物,
帶著滿足的表情走了.但老板也沒有在意沒有人回應他.
畢竟在這小食店. 食物是主角.其他連同聲音也只是配樂. 人家付錢喜歡的就行了.

面前的空隙,很快就被填上.另一個客人.另一把雨傘.
說起上來.下雨天時大家都拿著傘子.大多數的時候.由開始到完結.連客人到底長什麼樣也不清楚呢.
老板是一個一旦開始一個想法.就會忍不住一定要說出口的人.
手上雖然在做別的事.但腦袋卻想著別的有的沒的.

"這位客人啊.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明明是一條沒有什麼特色的小食街.以我所知連一家特別出名的名店小食也沒有.
但卻出奇的人很多呢"

翻一翻手.老板看了一下眼前的客人.雨傘佔了他大半塊面孔.只看見有點尖的下巴.嘴角很像有點笑意.
老板見眼前人很像沒有不滿意的樣子.又繼續邊做邊說.
"說起上來.這邊一下雨啊.客人就特別的多.是因為這邊附近有民居嗎?
但如果要選近的話.也有另一個選擇吧?"

"是嗎...那到底為什麼呢..."

對完全沒想到會得到回應的老板,這個聲音著實令他嚇了一大跳.
分不清是男是女的沙啞聲音.但單是有回應.老板就已經高興得不得了.
就像主人突然走過來把網球丟給他玩的小狗一樣.

"對吧對吧!我都發現了很久了.只是跟別的人說啊根本沒人理我.
大家都只是開說笑笑我太閒了才會去計較這種沒意思的事.
雖然也對啦,有錢誰不想賺.竟然還要嫌棄雨天人多"

老板興奮的停下了手腳,看著客人說道.
說是看著,其實也沒看到對方的臉.對方雖然有回應.但雨傘連動也沒動.繼續露出只有下巴.有點奇怪的構圖畫面.

"那,客人你到底為什麼會過來這條小食街?"
老板慢慢的把完成的食物放入袋子.愉快的問. 看來今天最少也得到了回應也不是差勁的一天.
"因為人類很有趣"
聽到這樣的回答.老板一時覺得莫名其妙.往上看向客人.
雨傘.還是沒動.

"明明討厭濕掉.還是喜歡雨天.發明出雨傘這玩意.到最後明明還是會渾身濕透"
這時雨傘抖動了一下.但也只看到沈澱在上面的雨水落下而已.還是看不到臉.
"明明討厭自言自語.但又假裝不在乎.像是發出去沒有回音的訊號.
得到了一個迷濛的小光點.就像是要發現宇宙一樣.
看來,天文學家跟小食店的店長也沒有分別呢."

這時.對方吃吃的笑了起來.是錯覺嗎?總覺得...對方雖然在笑.但面上的肌肉卻紋風不動.
老板整個人像石膏定格一樣盯著客人.
客人伸出手來拿過食物.放下錢.整個動作都在無聲中進行.
像是開路一樣.這個客人走時.身邊的人都像為他開了路一樣.都退向一旁.
除了雨聲.什麼也沒有.

這時才發現到在窄巷的盡頭處,有個光得奇異的大照燈. 大概是因為大家都拿著雨傘沒人留意到吧?
客人慢慢走到那邊.回了頭.收起了雨傘.但役面的光太強烈了.完全看不到他的樣子.
"但是,大概是因為這樣的人類.食物才會這麼美味吧"

對方.很像有笑了一下.繼續走向光處. "轟"的一聲.光點速升空,老板嘴巴半開.眼光跟隨著.
不是說笑的.一架宇宙飛船.在這條小食街出現.而且入面的"人"還剛剛買過食物.帶了上去.
老板艱辛了吞嚥了一下.下一個吐出來的字. 快速地被四方八面的聲音掩蓋

"多謝光臨"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7-28 19:47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1. 殘膠.割傷.大霧

昨日朋友聊起一個很有趣的創作-三詞作文
就是就是用三個辭彙.串連成一篇短文. 本來我以為是一種作句的模式吧?
但一旦寫了起來.想不到也挺好玩的.[雖然文筆實在不怎樣]
結果在網上收集了一堆朋友提出的三題. 打算慢慢寫寫看: D [寫得完的話就下次再招募吧?<前題是寫得完]
以下是第一篇:

1. 殘膠.割傷.大霧
"嘶" 空氣中劃過一聲微弱的聲線.在這一個完全沒有空氣流動感的地方,空間,就像是被劃過一刀,在割傷的傷口當中,卻看不見血.
"啊...又失敗了"

彷彿怕被聽見,更像是無意識的呢喃低語.輕輕的細說著.看著手上的膠樽, 本來還以為容易得很的小事情.沒想到卻比想像中難多了. 盯著上面被撕得不乾不脆的殘膠.心底中浮起了莫名的厭惡感. 一種.名為不完全的排斥.

"唉,算了" 隨手一拋, 水樽馬上隱沒在不遠的地方.
地面像被嚴重撞擊一樣.砰的一聲.明明是空樽.但卻像是撞在完全不同引力的空間般.
"已經是第幾個了?" 內心算了一下沒有底. 應該也有50個?不.說不定已經100個了吧?
隨手抛出的那一些空樽.有人會看得見嗎? 稍微的回頭一看.
果然,還是什麼也看不到.
大霧徹底的,像是有意識的包圍著這地方.
由一開始的驚慌到興奮.再回到無奈.生氣.還有恐懼.

"難道一直就只有我一個人嗎?"
邊想又邊從背包拿出另一個空水樽,手仔細摸上招紙.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進入了這個鬼地方.一個人也沒有見過.
彷彿一切都只有霧.霧和霧. 就只有水樽這東西像吃自助餐一樣在地上無限供應.
一想到此,腳邊又踢到了一個.拾了起來.又放進背包, 當作是下一個可能成為完美的成功之作.

本來是抱著要作出記認的東西才要撕下招紙丟在路上.
沒想到慢慢卻變成了這種情況. 是好勝心太強了.還是一種逃避法?
苦笑著的繼續做明明知道沒有什麼作為的事.

"咚" 唔?這個聲音跟之前的不太一樣.
新鮮帶來的驚悚感在背上像要爆炸.雙眼馬上盯著前方.
"咚" 又來了! "有人嗎?"這個乾旱的聲音,是屬於自己的嗎?
但空間還在表示主權般.默默無聲的壓力.

一想到可能不只有一個人.雙腳再次拚了命的跑了起來.
明明什麼也看不到吧?為什麼呢? 眼淚突然爆發的流了下來.
拜託,請告訴我.我不是一個人.

眼前的東西閃閃發亮.是因為眼淚嗎?還是? 慌忙的擦了擦.
腦袋還沒有消化.身體就先誠實地被抽乾.
像是無花果般突然墜落. 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眼前的.空樽. 滿地也是. 不只是有殘膠的.也有更多五花八門的空樽.
紅色的.橙色的.透明的.像是一個空樽集中營一樣.
仔細一看.有的留有殘膠的,明明是我親手撕下來.隨手丟在一邊的.
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所以,我果然不是一個人的嗎? 但為什麼我沒見到其他人?
不,看著除了眼前的空樽,我的四周繼續被濃霧包圍著.
是惡作劇嗎?所謂的報應?還是可能是我未知已死的世界?

我.到底是什麼?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7-28 17:01 | 隨手寫

怪物先生 – A. Lee Martinez











"接招吧.集體潛意識"

這是第一次看到A. Lee Matinez的書,
但之前其實就已經在網上書店看了他其他作品的簡介而一直很有興趣.
實在要說:這位作家的腦部構造應該跟人類不太一樣[喂] 設定上十分新鮮.
故事也是從來沒想過的跳躍.硬要說共通點的話,就是每一本都如此的怪異吧? [讚美]
結果閒逛書店時就買下來了.事實上,全書看完之後,令我會直呼:太過癮了!

魔法的確是存在的,
在人生路途上諸多不順的茱蒂,在上班時,
發現了在冰庫中,有一頭雪怪,正在大吃特吃冰淇淋.
當下的形勢應該打給誰來解決?
在黃頁上想得到的答案再被轉線後-超自然生物防治救援中心.
從此之後平凡2個字也被打破,到來的是一位藍色皮膚的打怪員-蒙斯特.
正好奇他為什麼會是藍色時會發現,
他不只是藍色的.還會每天變色.
不同的顏色還代表不同的能力.
除此之外,還有他的拍檔-切斯特.據說是從別的空間透過紙人的身體來到地球打工養家
他們,也自覺只是平凡人.
但是,一連串的不幸考驗.再來緊接著神祕出現的老太太.
所有都要變得不再一樣.
歷史每刻都正在以他想不到的方向發展膨脹.

我喜歡這本書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 這本書所有人都有令人討厭的性格[讚美]
與其說性格,我想應該是所有[幾乎]小平民的寫照吧
一開始[其實到後期也沒分別]蒙斯特跟茱蒂互看不順眼.
覺得對方麻煩又搞亂自己一切平凡的生活.
到後來發現到自己在宇宙的定位,即使是一瞬間的意義.
他們也樂在那平凡中感受人生.
故事可以說很簡單,有如少年jump般勇往直前,但所有的事有著他們的理由.
看著不可能的事慢慢得到的解析也不突兮奇怪.
這應該就是作者的魔法了吧?[到中途時我真的以為:
唔,作者你會否玩太大,但到後面時我只剩下佩服]
雖然說捉超自然生物就得用魔法圖陣.也有交代蒙斯特以前就是這類的學生.
但在大家都快速把奇怪的事正當化的現代.又如何找到這樣的學校呢? 我不禁想了一下.
[但既然可以打電話到超自然生物防治救援中心,那其實也沒什麼不可能吧?]
看到一半時跟朋友推這本書,朋友還問到我蒙斯特跟紙人的關係,
我當時還大大反映說不可能萌得起, 結果,我錯了[默]
切斯特的吐糟雖然時常被蒙斯特倒回去, 但事實上,每到危急關口,
蒙斯特才像要哭出來的孩子啊![真的太可愛了]
不只他們2個,所有角色的對話方式,基本上也是我的茶...
有時什至令人失笑了起來的程度.我想沒有什麼東西比主角2人更像相聲,不斷互相吐糟更有趣味了[喂]

除了以上,作者看似輕鬆但又認真的看待故事. 一切都不只是鬧著玩的
所有的東西都有著含意,只是我們一直搞不懂.也可能會一生也不明白.
要不就是: 其實造物者自我表達的能力也太糟糕.像2種不同世代的人被困在籠中般.
用著不同的語言嘗試表達所想,但又一次次的失敗.
所幸的是,儘管學習緩慢,但我們都在進步當中,人也好,宇宙也是.
我們都在積極地找尋快樂和自由.
特別喜歡的是作者所寫,就算一個人擁有了無限的生命和力量,
即使他知道整個宇宙的祕密和記憶,
但沒有了生活的目的和理由.
他也只算是存在而已,毫無實在的價值.

要我仔細道出這本的新奇之處實在會花太多時間.而且還可能會減少了大家的趣味.
但,這個作品實在是我很想大家也一起去看看.
看來.今天起相信魔法也不壞.
[PR]

by dees2013 | 2013-07-24 22:41 | 隨手寫

惡魔呢喃而來 – Donato Carrisi









‘權力和慾望是相伴隨生,他們都出於同一個被詛咒的根源,彼此依賴”

一直內心提醒自己快看的書,但總是沒決心拿起這本有點厚度的推理本
[但明明之前再厚的也都看過了]
結果一開始了之後,不知不覺就看光了. [雖然也不算看得有多快就是了]
我想這也算是一種預感吧. 很像叫自己不要把這本書留在記憶之中.
一打開書頁看作者簡介就開始心想:
世界上真的有那麼多的天才的嗎…?這本書也是他的初試啼聲之作,
同時也因為被譽為有史以來最難猜測結局的小說之一為賣點.我也抱著一種姑且挑戰一下的心態買了下來.

五個失蹤的少女.五個獨生的家庭.終於有一天在森林空地裡. 他們都不再孤獨-手拖著手的,卻也只有左臀而已.沒有屍首.多出的是一條左臂, 這到底是…?
”他”/”她”還活著嗎?
在大家都正努力找出這名斷臂的主人時,找到的是一條條冷冰冰的屍體
在沒有關連的人.沒有相接的地點.一一被發現.
但是被牽連的,真的都是所謂倒楣.無辜的人嗎?
“我們過去的每一宗罪行,皆種出我們的未來”
惡魔曾在耳邊呢喃之時,早就無路可退.
只可乾等他收網之日.
最終.獻上自己充滿恐懼的靈魂.

所以,我到最後有猜出結局了嗎?
不,我應該換一個問題.
到底我有搞懂過嗎?[算是半讚美] 幾個合作多年的小組, 突如其來的插入一位尋人專員.
一開始的不習慣.好奇.什至是敵意的情節.讓我好一陣子都提不起勁來.應該怎樣說呢…可能是因為我喜歡不上女主角[就是那名尋人專員]吧.所以很難有那種代入感.
再加上…女主角在中間不時對自己的心理描寫. ..實在令我難以同意
[另一種說法就是我很想吐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要突出女主角的艱難過去還是想怎樣,他說過很多次他沒有同理心,但我看到的處處也是不忍心啊!?實在是一位不太討好我的主角…[扶額]
我還一度以為自己是誤解了同理心3個字而特地去wiki找了一下他的意思.但到最後還是沒能改變我的想法.抱歉

雖然這樣,但還是無礙我想知道結局的想法.故事的流程自身還是相當的有吸引力的.
每一個小孩,都訴說著一宗未被發現的罪行.行惡.冷漠.還有因果.
對我來說書中最有趣的地方之一是: 沒有用兇手出發點的側寫.彷如背後的黑手般.,被蔽蒙無法看透.這位,才是真正的控制者…吧? 像在布幕之後默默看著一切又計劃著所有的導演
而事實上,我也很享受於”發現”這個過程.每一位都像掀開了新的單元一樣.在明知絕望,斷臂的主人早已不存在.卻還是努力的找,那可能活著的第六個希望.[雖然這熱情都幾乎只出現在女主角一個人身上而已]
但”發現”跟”掀開”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的.在我看來,大部分的情況也只是大家跟著黑手的指示.走向他要大家走的地方.打開他要他們看的蓋.[好吧,其實很多推理小說也是如此不應該這樣偏激]

明明我一直也認為整個小組的人也挺…專業的.但到最後卻再一次的變成了女主角萬能的情況.中途當我一度覺得整組人應該有重要的突破了吧?但偏偏得來的卻是解散.
明明最理智的犯罪學家,一直只為追尋真兇而戰的他,在最後開頭又突然煞車.總是覺得有理說不通.[雖然他有說出理由…但.實在是說服不了我.]
這情況有如事先安排,同一隊車隊的選手,其中一位決議讓賽給隊友拿下第一名一樣.

當我說了這麼多的矛盾後感之後,可能會覺得: 既然這樣又何況看下去?但大概是我自S的體質實在特別強烈吧.[抓頭]
事實上我除了幾個部分有種微微消化不良的感覺之外.其他地方對我來說還是很有趣的.特別是黑手的部分,一直都令我異常在意.在書上的那句-我的靈魂導師.而且不只有一個.
所到之處皆都開花結果[雖然對其他人則完全不是這樣]
到底這樣的存在, 真的可以稱得上是一位人類嗎? [很抱歉的讓我在這再吐糟一下:他的確應該是只活在異次元的金手指角色,扶額.]
那種計算到盡頭的程度....那種曲到玄的地步...雖然說可以說是真兇的可怕之處.
但作為多年大家的靈魂導師.WHY HER?
只因為他沒死嗎?
唔...暫時的我還是想不透啊.攤手.

如其書名,
惡魔的可怕之處.不在於他的惡行.
而是他只要在你的耳邊輕喃,其就墜落.
我們.都可能是每一個受害者. 或者是
每一個加害者.
[PR]

by dees2013 | 2013-07-08 21:48 | 隨手寫

0630










[PR]

by dees2013 | 2013-07-02 00:19 | 日常我拍

0701





TODAY, WE NEED TO DO SOMETHING THAT WE SHOULD DO.
KISS AN IDEA.
0701
[PR]

by dees2013 | 2013-07-01 23:40 | 日常我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