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詞再開] 3RD

我的朋友,且聽我說一件奇異之事,

在你我有聽聞過的那小區內.存在著這樣的一棟老破屋子.

身邊的地方都變成半公寓式的矮房時.偏偏這地方很像避開了變遷的擠壓.

繼續的留了下來.

雖然如此.也走不出時光的洗禮. 已被燻得半黑的外牆,什至連上面少年的塗鴉也看不清.

被貼滿牛皮膠紙.密密麻麻幾乎不見天日的窗.那道單薄得像一推就會倒下去的木門

這座奇特的存在,什至住在附近經過的路人也會回頭注視.

彷彿像害怕會在走過時有什麼可怕的怪物突襲.

他們,都私下叫這棟房子做鬼屋

所謂的鬼屋.是指什麼呢? 是有苦主在屋內留連沒有超生?

有冤靈途經此地不幸扎根? 沒有人說出什麼實在的證明.

可以大聲說我有見到過!的人一個人也沒有. 有的,是流言.

可能是道聽旁說, 朋友的朋友的朋友.3重的來源, 有的什至連出處也無從稽考. 經過綜合整理.

刪除極度誇張血腥.完全違反這座鬼屋的歷史紀錄.或是從其他鬼故事中搬移過來的版本後

不約而同的.都出現了2個共通的地方.

大家都會不分時間.不分晝夜.季節.天氣.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小提琴聲.

一定會有人加以解釋說.無非是左鄰右舍,樓上樓下.什至是空氣的傳播之類的

但來源的肯定性不容忽視. 也的確曾有不少居民,循著聲音

最後走到這座鬼屋門前. 相信又會有人提出質疑.為什麼沒有一個人就願意打開那道門?

難道是小提琴異常有殺氣令人勇氣全失? 還是這小區的人都非常膽小?

如果有去過的人聽到這一段質疑,那他絕對會高叫這位先生也應該身同感受的去走一次.

所以這又是另一個共通的地方. 每每有人接近這房子.

什至是企圖.或閃出要打關這門的念頭.彷彿一道警報.就會出現高跟鞋的聲音走到門後.

是什麼顏色.怎麼樣的鞋款,沒有人知道.因為從來沒有人打開過那道門.猶如一種張力.一條防線.

一片不能穿越的界限.到了這一步.明明只要打關他.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

可能是遊民霸佔這所房子.用小提琴的方式嚇走

也可能真的只是空氣式傳播.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大家空想幻想的產物.

只是.沒有人膽敢跨過這一步. 因為大家都心想.

萬一.只是萬一,真的有妖魔鬼怪呢? 萬一打開門後真的有一雙可能殘爛不堪,穿著那對鮮紅色[大家猜的.

一般的怨靈都喜歡這顏色以強調自己]高跟鞋呢?

萬一,小提琴的來源不假.試想像說不定在其中一間房間的中央.小提琴就這樣凌空被提起拉奏的模樣.

更不忍說.夠幸運的話還可以看到是一位藍色半透明,沒有頭身穿紳士禮服的男士默默地表演

像一場已舉辦了很久的音樂會.

說不定在屋內已充滿了不同的各方同志坐著欣賞,變成觀眾.一起感受.

見到這種場面,連最凶狠的人也會嚇昏.比起得知真相,

把可怕的未知掀穿,散播.再在別人的心中種下恐懼,對住在這一小區的人來說,

無疑比叫他們要串連起來謀殺一名不認識的無辜遊人更為可惡.

更何況,他們都愛彼此.他們幫助彼此.他們,是一個和平.安定.和諧的小社區.

單憑是這一點.就足夠令伸出去握著門把的人抽身離開.

反正多了小提琴的背景音樂,對日常也無傷大雅.慢慢的,大家就習慣了他,

儘管經過這座房子時.不少人心裡還是毛毛的.

更有什者,這所房子,開始傳出不少新的傳說.應該說.是唯美的故事.

像是:這座房子曾經發生過一場悲戀.小提琴家戀上大小姐,天天到這邊獻琴.直到死後這約定還是沒有終止.

音樂家跟房子的女貴族相戀,每一年他們都會在這裡幽會.可惜有一年女方病重.最後當音樂家趕到時對方已經斷氣.

音樂家傷心過度也跟隨一起.

女主人愛上年輕的演奏家.為了不令他離開.在他離開前.要求他演奏出不會完的樂章.等等等等

想當然而.以上的明顯也是少女情懷中對愛情的渴望和期待.

大家都在力證,他散發的.是一種令人痴迷的花香.而絕非為了掩蓋腐敗氣息的不安.

朋友你一定會對我上一句的說話感到驚訝.我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傻話

我不怪你,因為我個人也對自己的發現感到惶恐不已. 作為一個小區外的異鄉人.我可是費盡心神.

走訪各地來找尋可信任的線索和人證.

經過抽絲剝繭後得出來的結論.隱藏在平靜的陷阱下的惡意.

如果真的有不可思議的靈異故事.那也一定是那一雙高跟鞋想要被發現.想要被拯救的訊號.

即使肉身已經不在.靈魂還困在內的無間地獄.

而這地獄.不只包括這座老舊的房子.不是的.諸位, 這房子的存在.頂多是一所等待腐敗的牢獄而已.

真正的地獄,是這個之前所提及,一個和平.安定.和諧的小社區.

這不是危言聳聽.我可是有十足的證據才敢放出如此放肆的話.

憑著記者的天職和本份.我可以對敬愛的主發誓絕無假話

而接著上述所言加上你對我的認知也已經猜出.我已經出發祕密前往這惡魔之地.

請不要說出打擊我的字句.因為即使是千里之外.語言也可化成詛咒.讓不幸的事情成真.

.我多希望現在就身處你那舒適的房間內.跟你拿著酒杯.吐著煙霧跟你就這件事的真相高談闊論到天明.

但在捉到真正的惡魔的尾巴前.還是先讓我就此打住.以免負面的情緒糾纏著你..

我的朋友.願主祝賀你.也保祐我,可以笑著跟你會面.

JL.

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三日

鬼屋/小提琴/高跟鞋

[PR]

by dees2013 | 2014-01-31 20:34 | 隨手寫

[三詞再開] 失去了不能回來的日子/死物/鞋

失去了不能回來的日子. 唱機剛好播到這一句時卡了起來.
本來優美的法文變了調.最後什至只發出了無聲的嘶啞.
勉強的站了起來,慢慢走向唱機.顫抖的手提起唱針再放下.
房間中馬上又被音樂的空氣充滿著.
像是溺水的人被救起.渴望著久未呼吸過的氧氣.
只留下氣管跟肺部功能繼續運作.細細品嚐這環繞著的音樂微粒.
一切.都曾經這樣的安寧.美好.

突地.窗台外的一陣車聲回歸現實.
明明是白天的時份,窗外卻是一片的迷霧.該死的春天.
像是在冬天昏暗懷中死命掙扎般.連空氣也變得矇矓不清.
車都要打開車頭燈了吧.處於十字角位的家,被轉彎的車燈,照得一閃一閃.
彷彿還在懷緬聖誕的燈飾般. 真討厭…最討厭的聖誕節為什麼還沒走.

怕高但卻堅持擁有的平台.向下稍稍望去.
有什麼紅色的東西吸引著視線. 是一對紅色的鞋嗎?
為什麼會在這樣的一個位置呢?完全整齊.幾乎空無一物的街道.突兀的存在感.
瞇起眼睛.打算再看清楚一點. 總覺得.有點面熟.
在腦海中搜索了一下.不就是我家的鞋嗎? 怎會在下面!?
唔…雖然是一對不怎麼樣的鞋子.但怎樣也是自己的東西.
後退了一小步深吸一口氣. 還是下去拿吧.
不知怎麼樣的.身體開始沈重起來. 是錯覺嗎?
單是由窗台走回衣櫃前穿起外套. 就莫名的沈重.
果然是太久沒有整理吧. 本來喜歡得很的這件外套也變得討厭起來.
再從房間走到走廊.腿就已經有千斤重的感覺.
好不容易,把身體拉到門前. 氣呼呼的上氣不接下氣.
只要打開面前的門.大概10分鍾,剛好遇上電梯的話.5分鍾就可以回來了吧.
那為什麼.我的手單是想抓著門把.就覺得如此困難呢?

面對著木門.我像突然地被圍牆包圍了起來.前方的門變得高不可攀.
是因為太久沒有出去過嗎?到底有多久呢? 2個星期? 還是2個月? 什至.是更久?
那我平日的飲食怎樣解決呢? 我只有一個人吧? 還是這個地方.有另一個存在?
腦袋繼續胡思亂想.身後的東西像被挑釁似的.燥動不安.發出微微的聲響.
配上法國的音樂.變得更加恐怖又詭異.

怎麼可能.這個家.只有我一個人.其他的.都是死物吧.
要肯定這一點.也被肯定這一點.
慢慢的.把頭轉過去.

我,正在被”死物”包圍著.
不.還是,我.就是死物?

“哇.拾到寶了.這對鞋不便宜耶”
默默收到懷中.這個男人,吹著口哨.繼續回家.
[PR]

by dees2013 | 2013-12-10 21:52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16. 牽絆.回憶.抉擇

我們背對著背.各自的手上.拿著一件冷冰冰的武器.
在空無一人的小鎮中正打算對決. 說是空無一人也不太對.
只是不見人影而已. 只要留心看的話就不難發現. 大家都躲在暗角處偷看.
眼看前方, 見證人在一旁嚴陣以待看著我們.
突然有種不知今夕是何年的錯覺, 我到底在這幹什麼呢?
背後的溫熱體溫突然抽離.他已經向前走了一步.
不得已的我也向前走了一步. 思考著為什麼會發展出現在的局面.

再十步.我們的未來就會出現全新的一頁. 這是一件好事嗎?
如果是的話.為什麼今天之後才是一件好事呢? 難道我們之前過得不好嗎?

我們曾經是最好的朋友
而我更一廂情願地覺得現在還是
那,我倆緊密的牽絆.到底被什麼怪物割得支離破碎?

各種回憶像從大地中提供養分般從腳底湧到眼前
一一的展現開來.孩童時代的我們在那個家中捉迷藏的見面禮

在你家後山的那棵大樹, 一度的是我們小時最想挑戰的對手.
我們趺倒過.哭過.笑過.當我倆同時在頂端時的的興奮感.
簡直還像昨日的事.
你還因為一次得意忘形的趺了下去.背上多了一個英雄的獎章.

我們一起上學讀書.一起被欺負.
一起懷著最大的決心報復. 結果那次我們嬴了.
可惜回到家卻是一場更大的戰場.而且我們還輸得很慘.

啊啊.想到那時的事實在太懷念了.
在這個不適合的場合.我實在忍不住失笑起來.

急不及待的要繼續前進.

小孩子.是在什麼時候一下子就變成大人.
卻關在少年的身體當中?
我倆曾經如此相信著新的世界
關於未來.是一個聖域.
我們拒絕一切外來入侵者.

所以.到底是什麼令這聖牆倒塌,變樣?

是我的她嗎?還是你的她?
我有點搞糊塗了.
一開始到底是如何開始.
是我先拉過她的手.
還是因為我看到你親吻著她?

但這全然對我們沒影響才對.
我們那男子漢的友情.

我們無所不談.無不分享.

當然中間少不了大大小小的架.
但我以為,這是必然的.是友誼間的洗練.

如果現在我叫停的話會怎樣? 一如以往的.道歉.
得到的將會是一個拳頭.一個擁抱.
也許我們會相安無事好一陣子.
但之後一切還是會從新上演.
不一樣的理由.同樣的方式.直到一方筋疲力竭.

像是小時看著那高大的大樹般.我們一心都要爬到頂端.
而我們在那樹上真的待得太久了.不是嗎?
是時候.跳下來.


沒錯.
這是一場生與死的抉擇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8-16 01:59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15.水滴.宿命.綺麗

我們2個赤著腳的睡在草原上.不時的傳來陣陣的笑聲.
那是一連串.滿足.快樂和受到治療的聲音.
再過了不久.久得大家以為會是一種永恆的時候.
水滴突然的降臨.落在我的鼻尖上.隨之而來.更多的,降在我的身上
事實上不只是我. 身邊的她在最初的水滴之中曾經發出驚呼.
接著的.又是另一串的歡笑.
我側過身.看著她每一個新奇好玩的反應.
像是要回應般,她也回望過來.微笑著.
混合著細小的雨花.青草間傳來陣陣的清香.
令人產生一種彷似身處天堂.
事實上也不遠了吧? 幾個月前突然放下一切的我,
走到了異鄉.漫無目的遊玩.感受.體驗.
之後…之後就遇上了同樣旅遊的她.
告訴朋友的話.應該會被嘲笑一番吧?
也對.這種土到不行的故事以前覺得也只有小說電影才會發生.但卻真的發生了.
不得不想可能真的有宿命這回事.
在一個不同的國家.遇上一個同樣不屬於此地的她.

面上突然被觸了一下. 發現她正好奇的看著我.
以為我是睡著了吧? 微笑回應著她.
我們沒有誰.打算坐起來.沒有打算要去避雨.
也沒有誰想要破壞這一種寧靜.再一次的平仰在草地上
看著天空和陣陣微雨.
“綺麗…” 她首先開了聲.
“唔…好漂亮…”我也忍不住的加了一嘴.
之後.又回歸到無聲. 我們不屬於同一國.什至不是同一種的語言.
跟她由相識開始,到駕著那台甲蟲車.一起去遊玩的種種.
我們什至沒有語言上的交流.我們藉著眼神.一個手勢.幾張圖畫.
來決定下一處的地方.當下的感受.自己的夢想.
在抱著膝.在外面滿天星空下,互相訴說著心底話的那一夜.
儘管說著完全不通的言語. 但是,有什麼暖呼呼的流進了我的心.
想必你也是一樣吧?
感覺是一件很玄的東西.看不到.但又如此真實.
明日,我們又要一起到什麼地方呢?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8-14 21:41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14. 蝴蝶.毒藥.鎖鏈

蝴蝶在飛舞.在無形的電波中振動著他們的雙翅.奮力地拍打著.
他們不知道.在背後他們將會帶來的連串效應.這種不可抗力的命運.
看著微暗的房間,他站在廚房門前,眼神飄散在空無一物的空氣之中.
靜默了好一陣子.甩了甩頭.像下了決心的走上前去.
用力的打開了抽屜.拿出了之前一直準備好的東西.
小心翼翼的又回到了起居室.回到那放著2杯茶的桌邊.
只要把這個滴進去…他自己的人生就可以重新開始..
一思及此.他的思緒就像突然衝出重圍的鬥士般.變得更明確.
正拿著毒藥的手也變得更輕巧.
雖然如此但卻不致於輕率.
別於其他方法.扼殺.槍殺.刀殺.等等.都是一種外來的.強橫的力度.
毒殺是一門最貼心的殺害.一種.由內至外的清洗.
把落毒者的心思化成蠱.放在對方的靈魂上.
一滴.兩滴.多與少.都跟靈魂間的情感來判斷.
當然,也有很理情的人只為求致命而已.
“我們的關係…嗎.” 透明的液體順著他的呢喃,緩緩落下.

在房間中的他睡在床上.聽著外面的動靜.
用玻璃捧發出的搞拌聲異常響亮.
“他知道嗎?知道我知道他的打算.” 捲了一下手上的羽絨被.
用力地吸了一下外面的他的氣味.
他到底用著一種怎樣的心情去計劃呢? 痛心?不忍?還是一種別類的興奮?
在那茶杯中的份量,到底是愛的多一點.還是別的更沈重?
忍不住走神想了一下.
被殺者.跟殺人者之那微妙的關係.
突如其來的殺意不包括在內.但如果對方一早就知道呢?
明明知道卻把自己送往對方手上.
不只有今生的生命.還連帶靈魂. 一起付上,
這是一種強力的契約吧? 像一條無形的鎖鏈.
把2者緊緊的以另一種方法綑綁在一起.
這是一種.永恆的關係.

他下了床.走了出去.
2個人,相視而笑.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8-14 12:51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13. 雷射.雙氧水.布爾喬亞

"Welcome to new world."
在外面大廈的特大螢幕上.出現了這樣的一句對話.
其實也不只是只有一個螢幕.外面色彩鮮艷.藍的綠的紫的紅的.五顏六色.
雷射激光的畫面.立體影像.廣告.電影. 等等的一切更把城市顯得更深沈.
難以想像在古籍上曾經有過太陽.所照之處發出金色的模樣.

走在衣櫃前.拿出襯衫.瞄一下對面說出這句廣告語的螢幕.
啊.原來轉了新人了嗎.怪不得聲音不一樣.
"蘇埃頓企業集團,為社會打做不一樣的世界.
我們致力於製造更多的商機和工作機會.只要你肯奮鬥.新的大門就在你面前打開.
我們有最良好的工作環境.優越的員工培訓.挑戰性的進升…..”
“我說這真是我見過最扯的廣告了.你不覺得嗎?”我轉看向房中心.
那邊放著一張椅子.上面坐了一個人.他一面驚惶的看著我. 4肢被縛.口中不意外的被東西塞著.
全身赤裸.啊…毫無新意. 可是這都是出自我手的.
對方支支吾吾,嘗試想說著什麼. 我想了一下.大發慈悲的決定幫他拿下來.
“怎麼樣?”
“求求你….. 求….”
“我是在問你對這廣告的感想”一巴掌的打過去.對方馬上安靜下來.
唉.看來還是不會有什麼像樣的交流.戴上了沒度數的眼鏡.走到鏡前開始打領帶.
“錢….你要的是錢嗎?我可以給你…只要你放我走….” 如果對方可以動的話,應該已經走過來抱著我的腿了吧?
單是想像到要被這頭豬抱著就不舒服.
“得了吧…都到這地步了你就節省一點”轉過身再次面對這男人.拍一拍穿在身上的西裝.十分完美.看了一下手錶.
“再過10分鍾左右, 我的同事就會到達.我想你還是想一下怎樣解釋你的戶口異常的問題吧.”
“我…我不知道…我是被陷害的…我沒有支持布爾喬亞派….我是忠誠的….”說著他就嚎哭了起來.這樣大吵大鬧可不行.
揮起手再次打過去. 對方眼淚的觸感連到我指尖上. 傳來陣陣嘔心.幸好,平靜又再次降臨.
發麻的指頭默默地尖叫著. 不得已只好拿起他身邊的雙氧水打算消毒一下.
對方見狀馬上縮了起來. 看來昨晚真的有夠他受的.
“真諷刺.不是嗎?殺手公司竟然可以這麼公開地招攬人才.做著非人的勾當勒索.
卻又是政府最大派別支持的一方. 我說啊,世界未日實在不遠啦”
我在24歲時被推薦到蘇埃頓.反正殺人無罪.那血腥和真實感也跟現在最先進的遊戲沒差別了.還有不錯的收入.
就這樣幹了4年.
本來還懷著一點點的正義感也一早就被消磨得一乾二淨.剩下的就只有麻木和更黑暗的階級等著自己.
世界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呢? 布爾喬亞,一個被禁制的小群,他們是害群之馬.
是現世只追求物質跟生活享樂的墮落人類.小至幾歲的娃兒也知道的故事.
但近年來卻愈來愈多人叛變到對方的陣地.到底為什麼呢?
聳了聳肩膀..反正只要敵方還在代表我還有工作可以做.什麼理由都可以.

再次看向這男人.他正在以一個哀求的眼神看著我. 也對啦.畢竟他的生命也快走到盡頭了嘛.
再過5分鍾.這男人就會覺得我昨晚對他的手段實在是一種仁慈.
“叩叩”怎麼回事?不是還有5分鍾嗎? 他們會早到絕對是奇怪的事. 他們從不早到.也不遲到.而是正正的準時.
有什麼不對勁.
拿起手槍默默的走到門前. 看著防盜的畫面
一個男人站在外面. 他是誰?是同伴嗎?還是...?

-END-

PS. 布爾喬亞是現在資本主義中資產階級的代名詞.但我抽取的是來自罪與罰中的意思-追求物質跟生活享樂的族群.
[PR]

by dees2013 | 2013-08-13 22:05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12. 牡丹.狂華.窒息

合上雙眼,耳中所聽.盡是風聲. 越過山頭的.吹過樹影的,
單是在空氣中,就形成一種看不到的旋渦.
最後空降到地上.輕撫過已經盛開的牡丹群.插在地上為花兒擋光的傘也輕輕搖擺.
陽光隨之變得飄渺.穿過傘與傘的空間照射下來.瞇起眼睛本能地想抬起手.
但發現已經做不到了.
我,在這花田之中.什麼也做不到.
只能感受到血液慢慢的流失.生命漸漸的逝去.
出奇的.很平靜.平順的呼吸.多少年沒有試過了?
他也一定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這樣做吧?
把我帶到這個地方.生命中最後一刻的安睡之地.

‘哈哈….’喉底發出不成形的笑聲.
到這種時候還要自欺欺人嗎…
說不定對方只是覺得麻煩怕我丟到這裡而已.
跟我喜不喜歡這裡完全沒有關係.

腦神經開始放鬆.所有的思緒都交錯著.
胸口的痛變得更輕
這就是死的感覺了嗎?
我的血會融入這片花田,
我的肉也會被大地吸收.
吃過人的土. 說不定下年的花會更豔麗吧?
儘管都只是虛幻的狂華. 不會結賓的花,
啊…跟我的戀情真相似.

一陣強風吹過,帶著濃烈的花香直達我面前.
被氾濫的幾乎窒息.
但已經連咳嗽的氣力也沒有了.

他又在做什麼呢? 轉動著雙眼.
雖然看得不太清楚.但已經差不多要完成了吧?
那個將要把我埋葬的洞.
那個我將要沈睡的花田.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8-12 22:30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11. 雙子.吸血鬼.胖次

他們正在面對一個嚴重的問題.
這對雙子看著眼前的情況.不時的搖頭.露出一副困惑至極的樣子.
“所以說…我們開始吧?”其中一個說.只是語氣中也帶著不肯定感.
另一個沒有說話.只是繼續看著眼前的食物.
儘管”食物”正在安睡中.房間既黑暗也沒有聲音.但雙子也完全沒有要下手的計劃.
終於.一開始說話的推了一下對方
“我們再站在這裡也沒用啊.天都快光了”
另一個終於回神,帶著不耐煩的樣子打發對方的手.
“我知道啊.我當然知道.但你餓你就先開始好了”
對方頓了一下.同樣也沒動
“怎麼?你不是剛剛不久前還抱怨說已經餓了很久了嗎?怎麼不動啦?”
“….喂.哥啊.你覺得…那個….是乾淨的嗎?”
“…….當然是乾淨的啊.哪會有人找一條穿過的圈在頸上?”
雖然哥哥的答案是肯定式.但一開始的沈默還是出賣了他.
更不用說有心靈感應的弟弟不可能沒感覺到出來吧.
“雖然是這樣…但也不是不可能吧?真的可能有這種變態啊.
我們都當吸血鬼這麼多年了.不是嗎?”
“到底是哪一個混蛋傳出這種流言說可以防止吸血鬼?”
“某程度上也真的有作為吧…唔…”
大家又再次的沈默起來. 的確沒錯. 所謂的吸血鬼.過去也曾經是人類.
而在文明度高的社會.吸血鬼對各方面的要求也高.
血要甜的.人最好長得不錯.不可以太髒.穿得要得體…等等.
本來雙方一直相安無事.直到有一天,
也不知是哪一個地方.哪一個人開始, 在晚上睡覺時竟然圈上了一條…胖次.

雖然吸血鬼也不是一定要在大家睡著時才可以吸血.但那很多種的方法都太大搖大擺了.為了不做成恐慌.
也為了不要再重複以前歷史的重演.現在的吸血鬼都會選擇在晚上等人安睡才會進食.(但當然,還是有很反叛的一小部分會殘殺食物.
這部分的吸血鬼被人類以為是變態殺手而一步步追查進迫)

雙子繼續,站著.看著.討論著.禮讓著.
結果.又一個晚上.無功而還.

第二天早上在一所學校的某一角.
女生都在熱烈討論著最近的熱門話題
“所以你真的圈了”
“對啊.一開始還有點不好意思的.但心想反正也是新買回來的也沒關係吧?”
“那結果呢???怎麼樣??有感覺到什麼嗎?”
“其實到後來我都睡死了啦.所以也不太清楚…但很像真的有2個吸血鬼到來看著我哦!很像一直在討論我的樣子…不說啦!好害羞!”
“所以是真的有用的囉??用胖次圈在頸上可以刺激到吸血鬼的慾望.
從而比較客易變成他們的同伴.單是想像到這裡也覺得太興奮了!今晚我也要試!”
“我也要我也要!成為吸血鬼啊…感覺好酷…”

人類早已變成了超出吸血鬼的理解範圍了.
-END-

PS. 胖次=內褲
[PR]

by dees2013 | 2013-08-08 22:33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10. 祭典.相機.帥哥

“啊啊!你看看那邊.那個男的好帥!”
“我覺得在他身邊那個也不錯啊!”
“討厭!真的耶,拿相機拍下來好了.下次開個帥哥分享大會!”
“好啊!就這樣!"

在人頭湧湧的街道中.不時傳出差不多類似的對話.
最少這也不是我站在這第一次聽到了.
在祭典的帶動下,大家的熱情很像都一口氣的提高了不少.
整條街.說不定是整個城市.都像變成了一間大型的居酒屋.
大家在這都沈醉在這種一代代流傳的節日氣氛之中.
儘管大家已經忘記了這節日中的含意了.
在古代的時候,大家的情緒也是如此高漲的嗎?
也會這樣大聲吵鬧.手舞足蹈嗎?
啊啊.說不定從前的一開始時還會有活人祭也說不定.

正當思想漸澌走遠.前方的鼓聲把我拉回來.
要開始了. 真正的祭典.
前後左右都像被下了指令一樣. 大家都一秒間拿出相機
小的手機.到接駁著超長鏡的單反.比起祭典的多樣性.
我覺得由遊行者看下來應該覺得更有趣味吧.
不知道在上的神明看著這般情景.又會有什麼想法?
想是這樣想,但手已本能地拿起相機一起嚴陣以待.
一開始街上的喧鬧很像不曾存在.
現在在城市剩下的.就只有在前方慢慢走近的鼓聲.音樂聲.
還有因為抬轎的人們因力量而呼出的沈重聲音.

但這都跟我毫無沒有關係.
我跟在這邊參加的人都不一樣. 我想最少我也是絕少部分吧.
當大家的快門都像潮水式按下的時候,我還在等待
這祭典的歷史,他所包含的意義.人們的熱情,就算是連帶的周邊生意也完全跟我沒關.
我關心的.只有一樣.
終於,我看到他了.雖然還在遠方,只是一個小點.
但我知道那就是他. 他還是那麼的完美.優雅.
就在那轎上一個人的站著.衣服隨著花轎的移動而隨風飄逸.
面容從容著俯視著作為凡人的我們.
跟我多年前見到的他沒有改變.
如果要說帥哥的話我覺得這樣才算真正的帥吧?

搖一搖頭.都老大不小了.把這樣的想法趕出去腦袋之外.
拿著相機的手有點抖.深吸一口氣.
開始認真的拍起來. 這個一年才可以見到一次的對象.
轎頂上的那一個.神聖不可侵犯的神明.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8-07 22:58 | 隨手寫

三詞作文 - 9.方向盤.視線.美味

他的手帶著一種美麗的骨感.青筋微微的凸起,緊握著時彷彿還可以感受到血在流動.
很想.用自己的手輕撫一下那種的觸感不知如何?好想試試看.
那雙手在方向盤上舞動著.時而上下,時而交叉.隨著他的動作.身體也一起搖動.平伏無聲.改變的只有窗外的光影而已.
為這車塗上一層不隱定的陰影.
但因為這陰影.竟然令我心情好得想哼起歌來. 心中默默的打著拍子.
坐在副駕駛座上.他輕輕的搖著腳.繼續享受著這一趟旅程.
不知不覺間原來就已經這個時間了.看著時鐘他內心吐了一下舌.
這下可好.等一下一定會被說我又在偷懶了.但他們就是太急進.應該是還年輕的關係吧. 這種事可不是快就可以.
要仔細感受.咀嚼.才是幹這一行的最高水準.再加上.這次的只需要坐在私人座位.而且是高級車.何樂而不為?
決定繼續慢慢的等待. 看外面的風景已生厭.轉而看著司機,老實說.長得不錯.有點暴殄天物了.
一吋一吋的由頭到下仔細貪婪地觀賞.
嘖嘖.真的太可惜了.連我本應麻木的經驗也忍不住要感嘆一下.
是我的視線太強烈嗎?還是一種本能呢?
司機不自覺地抖了一下.用眼角偷偷瞄向我這邊. 我無言地聳聳背.
他又繼續回過頭來看著路面. 差不多了.我知道,經驗這樣告訴我.
果不其然.司機一下子就向著油門力壓下.本來已經有點快的車速一下子以幾何級數上升.
我的腦中.又開始了那首很久很久年前在電影上聽到的jazz曲目.
啊啊.好想唱..這次是腳先為我打起拍子來.
車速愈來愈快. 司機到底知不知道呢?
在他的身邊.就坐著一個死神.
正在等著他美味的果實.
帶著一種紅酒的香氣的靈魂.
-end-
[PR]

by dees2013 | 2013-08-06 23:46 | 隨手寫